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查看: 73|回复: 0

精彩荟萃 | 王熙凤与旺儿:自己的奴才,再凶再恶,主子也会护着

[复制链接]

1324

主题

1324

帖子

397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974
发表于 2019-10-2 18: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本文为“红楼连连看”专栏。






作者


夜何其




红楼七十二回,写的是王熙凤与贾琏夫妇的矛盾,共写了三件事:

一件是贾母给了贾琏夫妇一个很珍贵的蜡油冻佛手,王熙凤独自“昧下了”;

一件是王熙凤偷偷在外面放贷,私设小金库,让贾琏知道了;

一件是王熙凤的陪房旺儿的儿子看中了大丫头彩霞,王熙凤让贾琏给彩霞的父母施压,逼迫他们同意婚事。

这三件事,论起来,都是王熙凤有错在先,到最后,却是贾琏被驳得哑口无言,认错服软。

就说旺儿媳妇逼迫彩霞嫁给她儿子这件事。贾琏最初是听旺儿媳妇说,彩霞已经默许了,只是彩霞的父母“两个老东西心高了些”,不同意婚事。贾琏信以为真。旺儿媳妇给贾琏磕头,让他帮忙求婚,贾琏还说:虽然彩霞的父母一定会答应,但是也要给人家面子,把彩霞的母亲叫来,好好说话,人家还是不同意,也不要强迫。

这位琏二爷虽说是个俗人,心肠倒是不坏,从不倚势欺人。他把旺儿媳妇求情的事跟林之孝一说,林之孝连连摇头:“旺儿的那小儿子,虽然年轻,在外头吃酒赌钱,无所不至。虽说都是奴才们,到底是一辈子的事。彩霞那孩子这几年我虽没见,听得越发出挑的好了,何苦来白糟蹋一个人。”贾琏问:“那小儿子原会吃酒不成人?”林之孝冷笑道:“岂止吃酒赌钱,在外头无所不为。我们看他是奶奶的人,也只见一半不见一半罢了。”






林之孝是贾府的管家之一,平时谨言慎行,王熙凤说他夫妻“一个天聋,一个地哑”,林之孝当然不是聋哑,而是知道在这个人员复杂的府第里,少说话比多说话安全。旺儿的小儿子向彩霞求婚,他一反常态,劝贾琏不要管,实在是这小子的行为太恶劣,他不忍心看着一个女孩子被糟蹋了。

旺儿的这个小儿子,不大到贾琏跟前来,偶尔过来,大约表现也不错,贾琏对他的行为一无所知。

但是,彩霞,贾琏是了解的。

彩霞(有时也混作彩云)是王夫人屋里的大丫头。贾府里的大丫头,个个相貌出众,更难得的是,彩霞忠厚善良,富有同情心。贾府之人个个瞧不上赵姨娘母子,只她与赵姨娘母子关系良好。这可能是,她认为赵姨娘再讨人嫌,也是半个主子,贾环再怎么不堪,也是个少爷;也不排除她见赵姨娘母子很可怜,对赵姨娘母子心怀同情。

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她跟贾环好,我们都为她可惜,没想到向她逼婚的这个人,比贾环还差得远。贾环怎么说也是个主子,也没有吃喝嫖赌的毛病。

据林之孝的说法,旺儿的小儿子远不是吃喝嫖赌,是比吃喝嫖赌还恶劣许多倍。放在今天,大约是派出所的常客。

一朵鲜花插在毒牛粪上,谁看着也不忍心。贾琏说:“我竟不知道这些事。既这样,那里还给他老婆;且给他一顿棍,锁起来,再问他老子娘。”在林之孝的劝说下,贾琏也没有打他。

贾琏回去跟王熙凤说:“且管教他两日,再给他老婆不迟。”

王熙凤听了就恼起来:“我们王家的人,连我还不中你们的意,何况奴才呢。我才已和他娘说了,他娘已经欢天喜地应了,难道又叫进他来,不要了不成?”






这番话蛮不讲理。贾琏是听说旺儿的儿子不成器,要管教管教他,并无恶意。王熙凤不调查旺儿的儿子是否真的不成器,却追究起贾琏说话的动机来。把贾琏管教旺儿儿子的行为看成是对“王家”的蔑视。给贾琏扣了一顶大帽子。

贾琏有口难辩,只好让步:“既你说了,又何必退。明儿说给他老子,好生管他就是了。”



旺儿又叫来旺儿,夫妻两人是王熙凤的陪房。

大户人家嫁女,除了陪送钱物,还会陪送上奴仆。这既是向婆家炫示:我家的女儿有钱有人,不白让你家养着;也是防止女儿在另一个府第里人单势孤,有几个帮手。

这些陪嫁奴仆就成为主子奶奶的心腹。

他们的地位取决于主子奶奶的地位。王善保家的与周瑞家的,一个是邢夫人的陪房,一个是王夫人的陪房,王夫人比邢夫人有地位,周瑞家的就比王善保家的吃得开。

王熙凤受贾母之委托,掌管荣国府内部事务,来旺夫妇是王熙凤的心腹,被王熙凤委以重任,跑腿办事,油水没少捞,这是他的小儿子“吃酒赌钱”的经济基础。

旺儿捞什么钱呢?

这要看王熙凤捞什么钱。

王熙凤的财产,明面上就两笔,一是结婚时的陪嫁,二是每月五两银子的零用钱。陪嫁是老本,不到实在过不了日子,陪嫁动不得。月钱打赏打赏奴仆,应付应付上门乞讨的穷亲戚,也剩不了很多。

王熙凤的私房钱,主要是她包揽官司的好处费和放贷的利息,还有一部分是奴仆下人的孝敬。

十五回,王熙凤给秦可卿送葬,夜宿馒头庵,净虚老尼趁机托她一桩官司让她写封信给长安节度使云光,逼迫长安守备的儿子与张财主的女儿退婚,张家情愿孝敬王熙凤一笔钱。王熙凤欣然应允,索要了三千两银子好处费。

王熙凤让谁去写信送信的呢?来旺儿。

王熙凤的银子是谁悄悄搬进来的呢?不用说,还是来旺儿

王熙凤得了三千两银子好处,能不赏来旺几两?来旺儿去净虚老尼那里搬银子时,能不勒索净虚老尼几两?这一场官司下来,来旺儿至少有几十两银子收入。

王熙凤掌管着荣国府内部人员的月钱发放。富有经济头脑的她想了个捞钱的法子。她领了月钱,先不发给各房,而是拿出去放贷,收了利钱,再把本金给各房发月钱。王熙凤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捞了不少钱。

放贷收钱是谁做的呢?还是来旺儿

大河流水小河淌,来旺儿只给王熙凤放贷收钱,他自己一文不取?王熙凤拿着荣国府主仆们的月钱放贷收利,来旺儿说不定又拿着王熙凤的钱放贷收利呢。



王熙凤的这些黑钱,必然伴随着罪恶。

王熙凤接受净虚老尼的委托,拆散张财主女儿与长安守备儿子的婚姻,致使张小姐与守备公子双双自杀。王熙凤收的这三千两银子是以两个青年男女的生命与爱情为代价的。

这在王熙凤包揽的官司之中还是危害性最小的,不知她“以后有了这样的事便恣意的作为起来”,做了些怎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王熙凤放贷收利,府内看上去风平浪静,在府外,不知掀起怎样的波澜。

中国传统上是农业社会,人们聚族而居,重人情,轻利益,很少有人借钱办厂子,开铺子,生活中遇到困难一般是向亲友暂借。只有向亲友也无法挪借时,才向专业放贷人借贷。

这种借贷没有抵押,贷出方要冒着很大风险。有一些人会及时还上本息,有一些人惯于耍赖;还有些人风险投资失败,比如想买下一批货物卖个好价钱,结果赔了;想赌桌上翻本,结果输光;想行贿弄个好差事,结果没谋成。这就还不上了。

还不上怎么办?要么买通官府,拿他们进去严刑拷打;要么动用黑社会力量,把欠债人拘禁,限期归还,否则剁手指、卸胳膊,逼他们卖房卖地、卖儿卖女;一无可卖的,就扔江里喂鱼。

这些事情谁来操作?当然还是来旺儿。






有人算过,王熙凤放贷的利息不是很高,在清政府规定的“三分利”范围之内。但是,王熙凤委托来旺儿代理,来旺儿很可能在交给王熙凤的利息之外,又加了一二分利,落入自己腰包,这样的话,就是“重利盘剥”了。

来旺儿的小儿子出生时,手中已经有了不少钱,这小子名为奴才,实际上衣食优裕,爹娘手中的钱来得容易,他哪知道珍惜!又中山桑拿他爹接触的都是些社会不良分子刁官猾吏、黑社会打手、流氓赌徒,他从小混在这些人之中,能混出什么好样子来?

他顺理成章成了一个小恶棍。他娘,也就是旺儿媳妇,说话时口气狠狠的,想来不是善类。彩霞是个公认的老实孩子,落到这样的家庭里,羊入虎口一般,等待她的很可能就是迎春那样的命运。



旺儿在外面作恶,王熙凤不可能全知,也不可能不知。

王熙凤既然知道旺儿不是个好人,她听到贾琏说旺儿小儿子“大不成人”时,为什么要发怒呢?

首先是王熙凤争强好胜,要面子。旺儿是她的陪房,她心理上认为这是她“王家的人”,贾琏要惩罚旺儿的儿子,她感觉是对王家的挑衅。

其次是,她需要一个旺儿这样的恶人。她包揽官司,必须有个人出面勾结奸吏恶讼;她放贷收息,必须有个人雇佣黑社会打手收贷;她要除掉尤二姐的前夫,必须有个出面买凶杀人。旺儿是她养的一条恶犬,她需要这么一条恶犬,想让它咬谁时,就放它出来咬谁。有人要打这条狗,她当然极力维护。






为了保住这条狗的体面,她不惜做出很不体面的事情把她的娘家“王家”与这条恶犬绑架到一起。那也没办法,又凶恶又能体察主子心意的狗不是那么好找的。





下方二维码,关注更多公众号


红楼梦研究


乡村振兴


桑拿技师乡村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

扫码了解更多资讯


民国女子与民国女作家作品介绍

欢迎扫码关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url=ht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