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淡水桑拿

查看: 144|回复: 0

爱欲如武器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3070
发表于 2020-3-23 18: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 红肚兜儿,一枚貌美如花的女作家 ,耿直的老司机,更多文章请搜索“红肚兜儿”。

王家卫拍过一部电影短片叫《手》。

张震饰演的裁缝有一双手,清瘦修长灵巧,轻轻地捏着柔软的布料,一针针精致细腻的走线。

巩俐饰演的风尘女子,也有一双手,细嫩白皙轻佻,对着镜子轻轻理一理发丝,旗袍的领子托着长长的脖颈。

他第一次见她,青涩得像一块透明的冰,生硬的,一眼望到底。她在电话里熟练地与男人周旋,嬉笑怒骂,脸上五光十色,狐狸般精明地撒娇,眉眼扫过他的脸。

他的魂儿,也仿佛被某种无形的影子抓住,就像她握着听筒时,指尖在缠绕玩弄的电话线。

任由她,任由她。



他的身体,也变成她的,身上的衣物像笋似的,一层一层剥下,温柔却不容拒绝的抚摩,那块冰像被驾在烈火上烤,冷在热里爆裂,泛起白色泡沫。

她说,没碰过女人,你怎么做裁缝?

她说,记住这种感觉,你以后为我做衣服,会很好看的。



总有些人,轻轻动一下手指,便引来闪电,便让岩浆喷涌,便让你一口气吸到无底深渊,晕眩,然后痴迷。

她是他命中注定的人,他却只是她的过客。

她爱上一个又一个男人,然后又失去他们;她精致打扮,然后又扯乱头发;她甜蜜蜜地说话,然后又恶狠狠地咒骂;她有时脆弱得奄奄一息,然后又强悍旺盛仿佛无所不能。

他只能望着她,只配望着她。

他为她做旗袍,旗袍就是她的另一重身体,勾勒着她的曲线,隐约着她的味道,光滑绸缎是她的皮肤,丝线花边是她的毛孔,夜深时,他把手伸进去,就像坠入深不见底的欲望。



爱欲是心里的野兽,凶猛得让人恐惧,只敢紧紧地压着胸口。

他见过她挣扎在死亡边缘的模样,如果可以,他愿同她一起死去,疼痛溃烂,粉身碎骨。

她推油美女推开了他,只留一双手,剥开他,抚摩他。

时间仿佛颠倒,他无论长了多少岁,她一碰,她眼里的泪一洇,她轻飘飘一句说话,他就褪回曾经那个半裸着站在她面前的青涩少年。

他爱欲的阀门,始终握在她手里。

她可以死在他怀里,但永远不会和他在一起,她来来去去,摔倒又爬起,可以凭着最后一口气活下去,活出另一番景象。

他永远是她旗袍上的一粒扣子,解开,系上,某一天被丢弃。



短暂相逢的喜悦,有人刻骨铭心,要祭上一生;有人则收放自如,悲喜自收,心里有自己的路。

爱欲如武器,有人出招,便有人受伤;有人蛊惑,便有人迷信。拜倒在爱欲里的人,是被收伏的野兽,永生等待对方的号令。

冷门谍战剧《美国谍梦》里,爱欲是最锋利的制敌技巧,让人心甘情愿地吐露秘密男女之间,敌我之间,放下了枪炮,解开了衣扣。

两性之间从来是另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对潜伏者来说,爱欲是最隐形的致命武器,相比端起手枪,佯装成人类最真实的样子,最能让敌手放松警惕真实的人性,是本能的诱惑,是埋藏在恐惧里的欲念,是冲垮理智的冒险。



身居反间谍要职的男人在主动示好的海口桑拿女人面前仍会魂不守舍,他大脑放慢运转,可以扔开手枪,也可以说出隐密信息。

孤僻寂寞的情报局女文员在英俊潇洒的完美男人面前仍会春情荡漾,她放弃了疑虑,可以忘情恋爱,也可以帮他以身犯险盗取资料。

最重头的一段戏,是FBI男探员以“走私罪”相要挟,策反了苏联使馆女员工,她透出的消息给他带来一场又一场胜利,他越来越信任她,直到和她睡到一张床上。



一切开始翻转,婚姻糟糕的他,在她身上找到了爱情的影子,她枉顾生死地为他冒险,抚慰他孤独的心,倾听他那些无人可诉说的苦衷,她变成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则变成了她手中的棋子。

最后,是她的苦肉计,让他宁愿叛国,也要“救她”。

爱欲,只有在双方都心无旁骛全情投入时,才是纯粹的淡水桑拿。一旦其中一方保持着清醒,这段关系的绳结也就捍在他手里,要松要紧还是要断,全看他的需要。



做间谍的人,最熟谙人心,厦门桑拿才懂得每个人都有软肋,而爱欲是最防不胜防的软肋,它像人类身体里的种子,一旦碰到合适的土壤,立刻生根发芽,不由控制。

爱情也许没有胜负,但对于将爱欲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人来说,带着胜负心去爱,就能把握大概率的获胜机会。

爱欲如武器,在一些人手里是绝世奇招,杀人于无形;在另一些人手里却形同虚设,如同赤手空拳。

《手》里,裁缝一路追随观望着那位风尘女子,看她爱恨情仇垂死挣扎,最亲近的时刻,她的手像长在他身上,在他皮肉里穿针引线,把他的心神都缝住。



他却只是她搁在手边的一份感情,藏在一通电话、几句调笑或满眼泪水里,她随时会走,走往自己选的命数里,千难万险也要往前,她有她要的胜利。

他身上的线缠缠绕绕,最终线头在她手里,这一生,她若牵一牵,他就会疼。

无论愿不愿意,我们这一生,都难免败给某些人,他们手里捏着那根线头。

只愿,我们能有惊无险,他们能手下留情。

文 | 红肚兜儿,一枚貌美如花的女作家 ,耿直的老司机,更多文章请搜索“红肚兜儿”。

[url=https://m-dnc.com/ ]СССРСРРёР№ СРСиаРРР°РР° С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