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淡水桑拿

查看: 86|回复: 0

不要随便去酒吧约妹子,在你床上的,不一定是人4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6413
发表于 2020-3-23 20: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走的小心翼翼,几乎没有发出有声响的脚步声。

叔叔眉头皱了起来,跨步直接走进了篱笆里面。

门上的蜘蛛,似乎是受到了惊吓,一下子就钻进了门缝。还剩半截在外面卡着。

叔叔没有碰门,而是悄无声息的摸到了旁边的窗户,这还是那种老式的没有玻璃的木门窗户,叔叔打开之后,一下子就从窗户的位置钻了进去。

同时招呼着我也钻了进来。

进屋之后,则是一股尘土和焦糊的味道。

月光下面,我看清楚,这里是柴房。

我心脏砰砰直跳,问叔叔既然周永浩不在,我们进来干什么?

叔叔摇头说:“不管他回不回来,冉小丽肯定会过来,我们的目的是她。”

我准备拿出来手机电筒照明,叔叔打了我的手一下说:“不能有光,先看看房子里面的东西。”

收起来了手机,我跟着叔叔从柴房走了出去。

出来的位置,应该就是堂屋。我在木门之后,透过门缝,看见半只大蜘蛛卡在了那里,还在不停的挣扎。

堂屋什么都没有,就是正常的布置。

我们再走进了里屋。

这里应该就是周永浩的卧室了。房间里面有些凌乱,地上还是衣服和烟头。

我看见墙上的位置,挂着一张照片。

这是一张写真照。叹了口气,我说:“这是冉小丽。”

叔叔桑拿会所抓住了我的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听到了一些闷响。

挞,挞,挞,挞的格外有规律。

叔叔面色变了,一把就掀开面前的床垫,一下子就把我塞了进去。声音快速的说了句:“别出声,别乱动!”

说完之后,床垫子直接就压了下来!

我眼前一片漆黑……

心脏狂跳之下,发霉的味道刺激着我的鼻翼。

吱呀的轻响声中,叔叔……好像从这个屋子的窗户位置逃出去了。

我心里面在骂娘,我一样可以翻窗户逃啊!这个时候我才桑拿会所想起来。

这个房间的窗户,很高,我没有身手,根本就出不去的。

那个规律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哐当一声开门的声音!

我当时就想到,有人来了!

冉小丽?

这个念头起来的瞬间就被我强制压了下去。

要是冉小丽的话,叔叔就不可能逃了。我们就是来抓冉小丽的。

我发现,床垫下来的位置,并没有完全和床架子吻合在一起。刚好留出来了一道缝隙。

透过缝隙,我能够看到房间里面的景象。

瞪大了眼睛,盯着卧室的门口。

规律的挞,挞声又响了起来。

一个黑影子,进了房间。

一上……一下……一上……一下。

我差点把舌头都咬断了。

这个跳动……不就是僵尸么!

额头上全部都是汗水,我仔细的看着这个人的脸。

他的脸上,是一片茫然的神色。

进屋子之后,他跳到了墙边,正在看冉小丽的照片。

我第一个直觉就是……这个人,就是周永浩!

他的跳动……让我脑子呆滞了一下,周永浩已经死了?

不对……村口的位置,有棺材,棺材里面的就是僵尸!有人动了棺材,把里面的周永浩放了出来!

我脑子里面一瞬间就想到了平价商店的老头子!只有他和我们交流过……

而且猫是他让人抓的……他也知道,棺材里面有僵尸……

难道,他知道我和叔叔抓猫的目的,是为了避免起尸?

可他的目的是什么?

我和叔叔第一次来这里,绝对不可能得罪人的。

我一时之间根本就想不明白。

外面的周永浩,盯着墙上挂着的照片看了很久,忽然发了狂一样,朝着墙用力的扑了过去!在墙上狠狠的用手插了两下之后,冉小丽的照片,胸口的位置已经凹陷了下去,他才停下不动。

接着一跳一跳的离开房间了。

我背上的衣服,都在这短暂的时间里面完全打湿了。

直到挞、挞、挞的跳动声音变小,最后消失之后,我才敢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屋子里面再次有了声音。是翻窗户的声音。

床垫被拉开。叔叔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脸色黑的吓人说:“那个老头子有问题,我们差点就被他害死了。”

我点了点头说:怎么办?

叔叔深吸了一口气说:刚才的,就是周永浩了吧?

我点头说,他在看冉小丽的照片,还戳了几下,就是周永浩。

我指着墙上。

这是冉小丽的上半身照片。

在胸口的位置,已经破开了。

有些后怕的想着刚才,要是被周永浩发现,我就死定了。

叔叔皱眉说:“谁杀了周永浩呢?还放在村口,关键的是,警察来查过没有找到人。他们肯定不会去看路边的棺材……不对!我们没有问其它的人,就问了一个老头子!如果那个老头子撒谎骗我们的话,我们岂不是就被耍的团团转?”

叔叔说到这里的时候,用力的拍了下大腿说:“走,去村口!”

我哆嗦了一下说僵尸。

叔叔指了指外面说:“已经天亮了……他不可能再出来了。”

我们两个人,离开了周永浩的家以后,快步的朝着村口的位置走去。

走到村口的时候,两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中山桑拿,棺材已经不见了。

地上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叔叔点了支烟,一边吐口水一边骂道:“果然被摆了一道。”

说着,他转身就朝着商店的位置走了过去。

商店的门,刚刚打开了一条缝隙。

一个中年女人推开了木门,把一盆水泼了出来。

做完这些之后,她就在门口开始扫地。

叔叔低声说了句,不会吧?接着,他快步走过去就问:妹子,我找一个老爷子。

中年女人皱眉说:“什么老爷子?哪家的?”

叔叔说:“就这里的,昨天看这个商店那个。”

中年女人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昨天我没开门啊,走亲戚去了。”

我心里面一滞。叔叔又追问了句:“那妹子,你知道前面停在村口的棺材,是谁家的不?”

中年女人面色变了,说:“你没开玩笑吧,这里怎么可能在路边放棺材,再说最近也没死人。”

中年女人一边说话,一边警惕的看着叔叔和我,说:“你们是哪里来的?”

叔叔给中年女人递了一百块钱过去说:过路的,想在这个村子歇歇脚,麻烦您能不能帮我们找个落脚的地方。

中年女人收了钱,一下子嘴就笑开了,说:“村中间的,有个旅馆,不贵,你们可以过去住。”

说了两句场面话之后,叔叔就往车子旁边快速的走去,我们两个人上了车。

车门有锁,并没有什么问题,车里面的猫,也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袋子里面,没有叫唤。

我们把车开到了村中间的位置。果然有个旅馆。

进去开了个房间,就在二楼。

进屋之后,叔叔对我说:“那个老头子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就跑了,他还会找过来。还有就是,今天冉小丽就该到了。白天她肯定不会进村,我们好好休息,晚上的时候,要抓冉小丽,还要防备周永浩和那个老头子,我们换班休息,你赶紧睡觉。”

我脑子里面却想到。

老头子,棺材,就像是刻意在那里等我们的一样,可他们根本就没有骗到我和叔叔。当周永浩出现的瞬间,就已经被我们发现破绽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老头子只是为了把我们放进周永浩的家里面,接着桑拿会所让周永浩的僵尸来杀了我和叔叔。

杀周永浩的人是谁?这个老头子又是谁?和我们有什么仇怨?

我脑子里面格外的乱,乱着乱着,直接躺下就睡着了。

一觉直接就睡到了中午的时候,还是被菜香给勾着醒过来的。

抬头,睁眼,就看见了叔叔正在大口大口的吃饭,我赶紧扑过去。狼吞虎咽的吃东西。

吃完饭以后,叔叔打了个饱嗝说:“我睡到晚上,下午你守着这里。”

我点了点头表示没有问题,老头子想要杀我和叔叔,必须万分警惕。

叔叔很快就睡着了,我一边抽烟,一边想老头子到底是谁。

我以前没有得罪过任何人,而且我和老头子来这个地方,就只有柄子知道,甚至是地方都是柄子透露给我的。

想到这里,我心中悚然一惊。

柄子要害我?不对,柄子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那边是柄子的声音。

我警惕万分,柄子却问我说:“你们有没有找到周永浩?”

我犹豫了一下,柄子肯定是不可能害我的。

于是我直接就说:“没有找到周永浩,可是我看见他了,他死了,变成了僵尸。”

电话那边的柄子骂道你这个傻逼,说了没鬼没鬼,还僵尸你老母!

骂完之后柄子说:“再看到周永浩的时候,想办法跟住他!老子立刻就过来,这次立功上升就看这一个案子的了。”

我还想反驳什么的时候,柄子的电话已经挂断了。

我马上拨过去电话,柄子也不接。

立刻就给他发了短信过去说:这里真的有鬼,千万别来。

就在这个当口的时候,窗户的位置不停的往里面灌风,弄的我冷飕飕的。

我肚子桑拿会所就开始有些发胀起来。

人有三急,直接就钻进去了厕所。

钻进去之后,哗啦哗啦的就拉了起来。

差点就把我拉的虚脱了。

厕所门砰砰砰的被砸响,我被吓了一跳。

叔叔在外面咆哮着说:“林念赶紧出来,老子要拉屋子里面了!”

我说不行,我也没拉完。

半晌叔叔没声音了,可能是去楼下找旅馆的其它厕所了。

当我虚弱的从厕所提起裤子出来之后,叔叔还是没有回来。

坐在床头抽烟,我不由得想到,不光是城里面吃地沟油,连农村都不例外了。

视线一瞟,我却看见一个东西,让我的头皮都发麻了!

在桌子上面,竟然放着半截舌头!

还在冒着一点点的热气!鲜血淋漓!

我被吓得大叫了一声,大喊叔叔的名字。

老半天,叔叔都没有反应,我心里面有些不好的预感。

把手机拿出来给叔叔打电话过去。

却也半天没有人接……

再打,竟然就是关机了。

手机桑拿会所接到了一条短信,我打开一看,是叔叔的号码发过来的。

他说:“林念,叔叔铺子里面出大事了,我必须马上赶回去,你按照我说的做,晚上的时候,到周永浩家里面。他屋子中有一把钢刀,这把刀就是捅死冉小丽的刀。到时候你再捅冉小丽一次,她就死了。”

我看着这条短信,马上跑到窗户口的位置。

车已经不见了……只有叔叔有钥匙,他果然走了……

叔叔家里面出了什么事情?这么着急马上要走?

我刚一出神的片刻,就被桌子上面放着的半截血腥舌头给吓了回来。

我在垃圾桶里面把之前吃饭的筷子捡了起来,用纸把那半截舌头包住,再用筷子扔进去厕所,用水冲掉。

之后恐惧的情绪才好了一点点。

叔叔刚走,那个老头子就来吓我了。

这难道是威胁?断舌则致命。

外面的天色,悄无声息的就暗了下来。

我捏着手机,叔叔短信之中的内容,还在我的记忆之中回想。

捅冉小丽一刀……她就完了。

周永浩今天晚上肯定还要出现。

我赶紧跑到了旅馆下面,问老板要了他家的糯米。又要了一把红线。

老板问我要这些干嘛?半夜想捉鬼?

我强笑着说我怕黑,这个壮胆子。

老板笑着说我应该喝酒。

我不怕那个老头子,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拳头我就打趴下了。

有了手上的东西还能够对付了周永浩。

趁着天黑之前,我快步的跑到了周永浩的家门口。

房门依旧没有关闭。

我径直进屋之后,在屋子里面快速的翻动,果然,就在地上角落的位置,找到了一把钢刀。

钢口格外的好,吹毛则断!

四下一打量,屋子里面除了一个老式的实木衣柜之外,就只剩下床下面可以藏人了。

我是要用刀捅冉小丽的,当然是衣柜里面更加方便……

而且这个衣柜就在冉小丽照片的侧面墙上,简直就是给我量身定做的位置!

我快速的钻进去了衣柜之中,同时,我把手机拿了出来,把声音,震动,全部都关闭。

时间,已经悄无声息的到了八点三十了。

从衣柜的缝隙往外面看去。

屋子里面漆黑一片,只有月光,从旁边的窗户落了进来。

我把红线缠绕在手上,糯米装在了衣兜里面,手中则是捏着钢刀。

不管冉小丽来在前头,还是周永浩来在前头,我都能对付。

一瞬之间,我没有发觉,我的胆子竟然变的这么大了。

是这几天事情的一再打磨,还有叔叔给我的信心,鬼好像不是那么可怕的东西。

桑拿会所的,哒,哒,哒的声音就进入了我的耳中。

我头皮略微发麻,声音开始近了,很快,一个男人的身影,就进入了卧室之中。

周永浩……来了!

我紧紧的看着他,他跳到了冉小丽的画像面前,整张脸上,都是怨恨的神色。

我注意到了他的手,手上竟然有伤口,血肉都乍开了。

周永浩脸色又变得狰狞了起来,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的去插墙面上冉小丽的画。

我紧闭呼吸,不要去招惹周永浩。

冉小丽快来了,叔叔告诉我的,冉小丽现在马上就要出现了。

周永浩插完墙之后,桑拿会所就停了下来。

脸上出现了一丝痛苦之色,他的手上,血开始流了下来。

我面色变了,僵尸会痛,会流血么?

周永浩桑拿会所转头!猛的一瞬间,他就看向了衣柜的位置!视线和我对碰在了一起!

其中,我看到周永浩脸色上的狂喜!

我面色大变,被发现了!

猛的一脚,我直接踹开了衣柜的门!一把糯米朝着周永浩脸上就撒了过去!

可周永浩朝着我,直接就扑了过来!冲进了衣柜之中……

我惊怒,糯米假的?没用?

手上还有红线,朝着周永浩身上抓了过去!竟然也没有用……

周永浩已经进了衣柜了。

拼斗之中,我甚至感觉到了周永浩的呼吸声,急促,喘息。

他是活人?

他干嘛要装僵尸?

我想到这里的瞬间,一双手,就已经掐住了我的脖子!

周永浩声音沙哑的说:你终于来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我杀了你!

窒息,强烈的窒息。挣扎之下,我直接往前一捅!

周永浩闷哼了一声,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双手无力的从我的脖子上面滑落了下去。

我狼狈的从衣柜里面逃出来。

周永浩的尸体,从衣柜之中耷拉了出来。

我喘息,看着沾满鲜血的刀。周永浩,没死……

他刚才的话,是在等我的意思?等着杀我?

现在,他已经死透了。

后怕的回想刚才的一幕,差一点,就是我死了。

一点点冰冷的感觉开始侵蚀我的身体。

我察觉到了一点点不对劲的感觉。

房子里面本来就很冷,可是着绝对不是房子里面的冷……

屋子里面,进来东西了。

文/《亡命凶约》

喜欢这个洗浴推油的朋友,福州桑拿“duwu22”有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url=https://m-dnc.com/ ]СССРСРРёР№ СРСиаРРР°РР° С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