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淡水桑拿

查看: 137|回复: 0

同学中山桑拿我是别人的童养媳而看不起我,我被罚去扫厕所被老头非礼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910
发表于 2020-8-6 07: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文提要:几名男人喝醉了酒一同非礼了村霸媳妇,搞出人命凶手潜逃

上学?想起那眼镜蛇一般的班主任我皱了皱眉,可不管有多难我必须去上学,中山桑拿脑子里始终存着曾经看到过的一句话,那时候我才刚刚学过拼音,而那句标语也刚好是拼音的:读书是走出大山的唯一出路,知识是自由翱翔的翅膀。我必须要上学!

想到这里我利索的爬起来,连早餐也顾得上吃匆匆的和莫叔告了别跑出家门。

一路上莫伟都没有搭理我,我身上酸痛费了好大力气 才勉强跟上他。“莫伟哥哥你可以帮我买一条底裤吗,昨天林文彬笑我就是……”

“想都别想!”莫伟毫不留情的打破了我的幻想,走得更快了。

我手脚并用的翻过一个坡才能远远的再看到他的背影,有气无力的喊道,“可是你不答应林文彬又会笑我,他一笑我你又要和他打架,这样又会挨骂……”

“谁会再为你打架,你别做梦了,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这副鬼样子!”莫伟绝口否定了我的猜想,转过身冷冷的看着我。那种眼神冷得足以将我打入地狱,足以将我所有的梦想都碾得粉碎。

我小小的心脏猛地一抽,缓缓的低下头“对不起,给你添了这么多的麻烦。”

“快走吧,要迟到了。”莫伟没有搭理我,许久之后冷冷的说了那么一句话。

我低头跟在他身后再也不说一句话,我们就那样谁也不搭理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校门,像两个陌生人。

如莫伟所说的,我迟到了。是语文老师的早读课,正在朗朗读书的同学们远远的看见我便放下了课本,看大戏一样的望着我。

我抱着书包瑟缩的站在门口小声的喊着报告。语文老师充耳不闻的看着讲台下的学生,而她的无视直接助长了同学们的气焰。他们开始对我指指点点,甚至大声嘲笑起来。

“她脸上那块黑乎乎的是什么,是锅底灰吗?”

“咦,可能是身上的污泥,你看她澡都没有洗衣服也没有换,身上还留着昨天的屎臭味呢!”

“你不说我还没有感觉,这一说真是的,臭死了!”

这纷纷议论让苏老师也装不下去了,转过头,那犀利的目光从镜片后透过来,似笑非笑的望着我。“莫映月,你知道自己迟到了吗?”

“我知道。”迟到就是迟到,我怕再多的解释在她那里会变成狡辩。

可我没有想到一个人若是讨厌你便是对错都会讨厌你,你的任何一句话都可能成为自己的致命伤,就算不说话也是有罪的。

“你知道时间还要迟到,是故意的吧,就中山桑拿昨天老师让你扫厕所了厦门桑拿怀恨在心?”苏老师慢慢的朝我走来,一双眼睛毒蛇一般紧紧的缠在我身上。我心肝一抖抱着书包退了一步后背抵在墙角上退无可退。

“苏老师,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家住的比较远,我已经很快的赶路了……”我没告诉她我昨晚经历了什么,她根本不会相信。

“谁的家就住在学校了?迟到就是迟到还找什么借口!”我的辩解更加刺激了苏老师的情绪,她指着我的额头鄙夷的说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生下你这样的女儿,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蓬头垢面满口谎话!”

原来这世界的规则如此明确,厌恶一个人就会连她的出生和背景一起厌恶。

面对苏老师的置疑和同学们的嘲讽我选择了沉默,或许这样他们就不会再针对我了吧。

当我的头几乎要垂到肚脐眼的时候苏老师恶狠狠的叫我滚回座位。我如蒙大赦的坐到最末尾的位置上,小心翼翼的掏自己的语文课本。

糟糕,课本没有拿!当我第四次从布包里抽出空落落的右手时我意识到了这个眼中的问题,可面对讲台上毒蛇一般目光阴翳的苏老师我选择了像我面善的同桌求救。

“王方芳,可以借你的课本一起看吗,我忘记带书了。”我缩着脖子小声的询问着。

王方芳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一双眯眯眼直勾勾的盯着我,红通通的酒糟鼻一鼓一鼓她张口就喊,“苏老师,莫映月没有拿课本,要和我一起看可以吗?”

她一开口所有人都转过身来,苏老师用一种杀人的眼神看着我老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那时候的我还天真的以为这位胖同桌是真的想帮助我,还在为她的两肋插刀而感激涕零。我巴巴的望着讲台上的老师就差没有跪下去磕头了。

苏老师终究没有被我前程的眼神所打动,她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低头改她的作业去了。“不拿课本读什么书,继续扫厕所吧。”

我心中很委屈却也不敢违抗她的命令,提了扫把和桶默默地走出教室,临走前还对着王方芳千恩万谢。

那时的我实在太天真也太小心翼翼了,当真仔仔细细的打扫每一间厕所,甚至男厕所。正当我艰难的提着一桶水冲洗最后一间男厕的时候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来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干瘦而佝偻头上还戴了一顶破旧的帽子。我见过他,是守门的老爷爷。

“小姑娘,怎么让你一个人扫厕所啊,伯伯帮你好不好?”

他的笑容让我有些错愕,虽然那并不好看,但毕竟他是这个学校里第一个对我笑的人,他竟然还要帮我扫厕所?我受宠若惊,竟不知如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猛地点点头又摇头道,“多谢伯伯,还是我自己来吧,我马上就忙扫完了。”

“真是个倔强的小姑娘呢!”他笑眯眯的弯下腰做出了一个让我永生难忘的动作用舌头在我脸上舔了一下。他的舌头粗糙而湿滑,嘴里的臭气比这厕所的恶臭还让我不舒服,我强忍着作呕的冲动冲他微笑。“伯伯这里太臭了,您还是出去吧,真的不用帮忙。”

也怪当年太年轻还天真的以为这是他表达友好的方式,让那老头尝到了甜头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样温顺,砸吧着嘴哼着小调走出了厕所,我将最后一桶水胡乱的倒在厕所里,逃也似的冲出了男厕。

一出厕所我再也控制不住靠在树下狂吐。昨天夜里吃过的东西被我一股脑儿的全部呕了出来。我气喘吁吁的蹲在树下分不清恶心我的到底是那看门老头的舌头还是那厕所的恶臭,只是清楚的知道那样的感觉我这辈子也不想再有。

“王方芳,听说那个叫莫映月的小叫花子是你的同桌?”一个熟悉而清高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目光穿过面前的灌木看到了远处围着的一堆人,坐在众人中的是莫伟同伴的吴玉彤。

订阅头条号精彩珠海桑拿。添加威信 公种号 :女神读,回复客家,优先看全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